当前位置:namedrive.cn资讯学习如何带香肠入关,是每个四川留学生的必修课
学习如何带香肠入关,是每个四川留学生的必修课
2023-01-20

作者:杜少 来源:《意林》

麻辣香肠,四川人民的硬通货。将上好的四川辣椒、香叶、胡椒粉等调料混合细拌,浇上高度白酒,与猪肉细致混合。再搭个熏架,细细烘制,耐心等待香肠发黄,泛金,直到它经历最大膨胀值后下落为红色,麻、辣、咸、香,这是四川人民味觉的高光时刻。

四川儿女带着麻辣香肠走出国门去留学,在海外发展出一套独特的麻辣香肠社交。~~[1]~~

社交第一步,是把社交硬通货——麻辣香肠带出国门,为此,英国留学生小梨已经数次冒险。英国明文规定,除欧盟国家外的人入境英国不能带肉类,轻则没收,重则被记入档案,影响以后入境,甚至还有可能被带进小黑屋审问。

一年前,小梨在28寸行李箱里塞进满满10袋香肠,从成都起飞,降落伦敦希思罗机场。凌晨入关,困顿的小梨依然保持清醒,她要为自己一箱子的麻辣香肠祈祷。很遗憾,在1000多个排队入关的人中,她被请进特殊等待区域,被告知等待对她的抽查结果。

小梨的心一沉,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尝试辩解说这不是肉类。希思罗警察们见多识广,他们从中国人的箱子里没收过牛肉干、鸭脖、火腿肠、卤鸭舌、酱排骨、腊肉、烤鸭、四川火锅底料……

她知道自己的香肠在劫难逃,果然,两个惊讶的警察轮番上阵,“sausage(香肠)”重复到小梨头昏眼花,最终,10袋香肠全部阵亡。

带香肠入关这件事,全凭运气,小梨这次运气不佳,但伦敦警察们的运气却不错,比如他们在整理没收食物的时候就悄悄嘀咕:“Guyswearesoluckytoday!(今天运气真不错!)”

第二次入关,小梨贼心不死,准备以小博大。临走前,小梨妈妈拖出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抽过真空的麻辣香肠,4小节装一袋,红得发烫,高级,这是属于四川人的骄傲,小梨激动的脸红得跟香肠一样诱人。

失败的教训让她迅速冷静,这次她只装了3袋香肠,也就是12节,一顿饭一个人至少就要消耗一节,更别说需要装大方的时候用量为两倍。

想到这里,远行的四川女孩很悲伤,但她知道,有香肠,就已拥有希望。

入关时永远有1000个人在排队,当小梨佯装平静地回答完入境官所有的问题,随着入境官手指一点,小梨和她的麻辣香肠终于安全入境。

走出机场的那一步,这得来不易的麻辣香肠怎么吃,和谁吃,间隔几天拿出来吃,小梨都已心里有数。这是她和香肠的胜利日。~~[2]~~

四川留学生阿杜,不在乎话语权,他只知道麻辣香肠决定着他的爱情。阿杜是帝国理工土木工程系学霸,一次顺利出关后,跟一位四川女孩一起坐上了开往伦敦市中心的地铁。

当他得知女孩的麻辣香肠被海关没收,隔着两个28寸行李箱的距离,阿杜敲了敲行李箱:“我也带了香肠,七斤,在这里。”女孩猛地抬起头,眼神闪烁出光亮,阿杜当即就有了真爱的感觉。这一个半小时的漫长地铁行程突然充满又麻又辣的诱惑。

然而,7斤香肠吃完,爱情也没了。萎靡不振的阿杜只好独自走上寻觅麻辣香肠的旅途,希望能挽回心爱的女孩。

一次,他看到留学生群里一位神秘人抛出重磅炸弹:我有香肠,川味,麻辣,谁要?阿杜迅速成为神秘人通讯录里上千位渴求麻辣香肠的客户之一。

万万没想到,这位朋友是个香肠黄牛,竟然把香肠切好按片儿卖,标价2镑1份,1份才6片儿,一片儿竟然才50毫米厚,也就是花20元人民币,只能吃上两口。

怎能发这种黑心财?阿杜愤怒地握紧了拳头。他决定自己买,跑遍中国城大街小巷,最后发现只有广味香肠,有些无奈的四川留学生,只好拿广味香肠蘸老干妈吃,呜呼悲哉!甜、咸、酸三味一体,这舌尖上的哭笑不得。

但广味香肠蘸老干妈这种事阿杜做不出来,不仅难吃,还有点背叛的感觉。阿杜是宁愿去买辣条的,反正女友也不一定会回来了。阿杜嚼着辣条漫步,觉得这辣就是在提醒他与家的距离。没有找到麻辣香肠的阿杜,依旧没有爱情。~~[3]~~

在伦敦留学的四川人阿明是麻辣香肠的受益者,依靠这个硬通货,他一跃成为当地社交圈里的中心人物。在奢侈品遍地的伦敦BondStreet附近,藏着一家帅哥云集的健身房。这里常常排长队,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绅士们在咨询和购买蛋白粉。

阿明淡定地穿过长队,从柜子里取出神秘便当。这是一份以麻辣香肠为主的蛋白质补品便当,加热后能听到热油吱吱地响——这甜美的声音暗示这份香肠取材于优质猪肉,肥瘦比为精准美好的3∶7。最精彩的是,这份香肠不单单是香肠,它是青椒炒香肠。

多数人只会撕开真空包装,把香肠丢热水里煮个三四十分钟,然后切片儿完事儿。而阿明的便当则充满食材碰撞产生的魅力,仿佛能看到他是如何快樂地洗净青椒,倒进切好的香肠片儿里翻炒。记住,不用另放油和盐,阿明知道,翻炒中的麻辣香肠和青椒已经激发了彼此最美的潜质。

果然,几个壮硕的教练缓慢地放下训练杠杆,纷纷侧目,眉头一皱,高鼻子一嗅,来自东方的神秘食物已经引起一阵喧哗和骚动。很快,三五个白人大汉围拢过来,竖起大拇指看着阿明,就等阿明说出那句“Doyouwantit?”这一刻,阿明是BondStreet最奢侈的人。

然而,这还不是阿明最有成就感的一刻,他曾见过川味香肠最有国际范儿的样子是在纽约一个国际留学生社交party上。阿明从英国飞往纽约大都会看展,在用四川话评论凡·高作品时,被一个在纽约留学的陌生四川老乡温暖地搭讪了:晚上有局,局里有香肠,走不走?

当然要走!阿明就这样进了这个美国版麻辣香肠社交party:在曼哈顿一座高楼天台上,艺术男孩女孩谈笑风生,时尚黑人白人频频举杯。香槟红酒旁边放着三五盘切得整齐细致的麻辣香肠,坐落在甜腻芝士和浓郁巧克力之间,显得骨骼清奇,叹为观止。

无论在伦敦,巴黎还是纽约,只要拥有麻辣香肠,就拥有了话语权。

谁又有香肠了?在哪儿呢?会不会叫我去吃?不叫我的话那我下次带货进来也不会叫他。唯有分享麻辣香肠,才能让别人念起你的好,这是海外留学的四川人的社交生存之道。

毕竟,哪里有四川人,哪里就有麻辣香肠。远在万里之外的四川人,唯一能与家乡相关的,也许只有这一根麻辣香肠了。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