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namedrive.cn两性性别歧视,毁了一段金玉良缘
性别歧视,毁了一段金玉良缘
2022-11-24

1

依然家境优裕,父亲是高级工程师,后来下海经商,依靠自己的专利开了公司,母亲是处级干部。李立家庭条件虽然略微逊色,但也是不错的,父亲是某个热门单位的科长。两人是中学同学加大学同学,毕业后又一起进了我们这家事业单位,工作一年后,2003年,23岁的她和24岁的他顺理成章地结婚了。

怀孕后,按照风俗,临产时依然回到公婆家住。这是婚后她第一次真正和公婆生活在一起。去医院待产前,公公送他们下楼叮嘱了一句:“给我抱个大胖孙子回来啊!”依然没往心里去,以为他只是这么顺嘴一说。

生产十分顺利,是个女儿,可出了产房门,却不见婆婆的踪影,李立在一边尴尬地解释:“爸说煮了汤,让她回去拿。”

婆婆这一去,就是大半天,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姗姗而来,捧着一个保温罐。依然早就饿坏了,打开罐子一看,愣了,是半罐子面条,面条上放着两小块猪蹄,而且是最没有肉的蹄子尖。依然对公婆家的饮食水准还是有所了解的,平时吃饭没有一顿不是四五个菜,荤素搭配,而且每天不重样。婆婆不安地解释:“来了好多亲戚,很忙,所以没来得及做什么,先吃面条吧,再说刚生完孩子,不能吃太油腻的。”

依然什么也没说,勉强吃了几口。

夫家的冷淡比窗外阴沉沉的雨雪云团还要明显。就李立一人照顾,对着产妇和哇哇大哭的婴儿不知所措,事实上,多数时间,他是倒在旁边的空床上呼呼大睡。孩子哭得再响,也不见他醒,依然只能自己披上衣服下床去伺弄娃娃。

住院第三天,在婆婆的催促下,依然出院了。等到了家,依然一看那阵势,才明白,一切才只是开始。

2

家里一屋子的人,丈夫家的亲戚都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确实又忙又乱——开了两桌麻将,打得正欢呢!公公见儿媳和孙女进门,嘴角一歪,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知是打招呼,还是表示不满。屋子里全是烟雾,依然赶紧掩着孩子的鼻子,进了自己的卧室。

她问丈夫:“这些人来做什么?”

李立不知轻重,脱口而出:“他们说是来安慰爸爸的。”

依然眼睛瞪圆了:“安慰你爸?什么意思?”

李立搔了搔头皮:“爸爸说生了个孙女,心情不好,他们就来陪他打牌散心。”

依然脑子里嗡地响了一声。结婚前虽然知道公公有些封建家长的作风,在家里把老婆孩子指使得大气都不敢出,种种作法她也看不惯,但她想:结婚了我过我的,他过他的,我们根本不搭界。没想到公公这么重男轻女。

夜深了,客人们没有散去的意思,哗啦啦的洗牌声,间隔某个人抓到好牌兴奋地拍在桌子上的噼啪声,沉睡的宝宝被这些突如其来的响动不时地惊醒,哇地大哭。依然把孩子搂在怀里,一次一次哄平静,火气越来越高,终于按捺不住,对李立道:“你出去叫他们小声点!”

李立答应着,出了卧室。结果一去就是好半天,外面的声音丝毫没有减弱。依然急了,放下孩子拉开门一看,李立也站在麻将桌后面,嘴里叼着一根烟,歪着头聚精会神地在看牌呢!

依然爆发了,站在房门口喊:“你们声音能不能轻点?”

两桌麻将都停了,客人们先看看依然,接着,齐刷刷地、意味深长地看着坐在首席上的公公。

公公把牌一摔,跳了起来,仿佛等这茬口等了很久似的,指着依然痛骂起来:“你什么态度?对长辈什么态度?没家教的东西,长辈在打牌,你不出来端茶倒水伺候,还嫌东嫌西!也不看看自己生了个什么玩意儿,老老实实退一边去不讨人嫌就不错了,还摆出一副功臣的样子……”

依然终于明白,公公在赤裸裸地嫌恶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她觉得这一切几乎不是真的。她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体面,薪水不比丈夫少一分钱,在她所受过的教育里,都是男女平等,而事实上,在21世纪的今天,论能力、才识,女人真的不比男人弱。

麻将肯定是不打了,客人们不成不淡地劝慰着暴跳如雷的公公,而那些话,无一例外地是在谴责依然——怎么能对老人对客人这么不礼貌呢?还有含沙射影地指责:“生了个女娃,当爷爷的肯定心情不好啦,让他玩玩牌消消气不行么,你这孩子真不懂事!”

依然拿起电话打给父母:“我想回家!”

公公却越发抓到把柄似的,指着哭成泪人的依然大吼:“好,把你父母叫来也好,我倒要问问他们是怎么教育你的!”

得知依然的父母要来,客人们散了,剩下公公一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坐在客厅中间,等待亲家的到来。

依然的父母接到电话,大吃一惊,急忙赶来。公公冷着脸,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依然的父母沉吟了一会。他们当然知道女儿肯定很伤心,但现在怎么处理,却很棘手。依然的母亲事后说:“当时李立他爸分明已经在犯浑了。如果要来狠的,我们大可以拍桌子质问他,我好好一个闺女嫁给你家,刚生完孩子,你们就这么对待她?但是,吵完之后怎么办,女儿和女婿还过不过了?”

于是他们选择了冷静。依然的父亲压制着火气,慢条斯理地劝解:“亲家,我们以前在家确实太宠孩子,养成了她大小姐的脾气,比较任性,她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来嚷嚷,这个,责任在我们,我们向你道歉。不过呢,孩子还小,所以很多人情世故还不懂,做长辈的别和她计较,另外她刚刚生养三天,身体虚弱,有什么事,坐完月子,

我们再慢慢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不好?”

婆婆和李立本来是很紧张的,一方面不知道公公还会怎么发疯,另一方面也于心有愧,不知道媳妇娘家会怎么讨说法,见依然父亲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还主动道歉,不由松了口气,以为风波就此平息了。不料公公冷笑一声,道:“这个祸事是她自己惹下的,今天,要么她本人出来给我道歉,要么就立即抱着那小丫头从我家里滚出去!”

婆婆也急了,跺着脚喊自己丈夫的名字劝阻他:“你别喝了二两酒就发酒疯!这么晚了,大家都算了吧,早点休息!”公公不听,一把将婆婆推开,婆婆重重地撞到墙上,脑袋磕出咚的一声响。

依然的父母终于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黑着脸道:“那咱们走!现在就走!”

卧室里开着空调,宝宝睡得暖烘烘的,小脸蛋红彤彤的。而窗外,飘着鹅毛大雪。雪是从下午开始下的,到这会儿,路上泥泞不堪。公公家的房子在郊区,这一片小区路况很差,车子开不进来,要走很长一段路,才能到停车的路口。

依然的母亲开口了:“不行,外面这么湿这么冷,依然可不能出去,这一出去,非致下病不可。”依然也脱口而出:“宝宝万一生病怎么办?”

站在门口的公公听到她们母女的对话,又回到桌子边坐下来,端着茶杯,狠狠地、响亮地喝起茶来。

依然爸爸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女婿,问:“李立,你说怎么办?”

李立吞吞吐吐:“不……肯定不……不道歉!”

岳父本意是希望女婿能出面劝劝,父子之间好说话,可李立磨蹭着不敢出卧室。他是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的,这会正愁找不到人发飙呢,要是杵上去说点什么,不被抽几个嘴巴子才怪!

依然看了一眼李立,又看了看宝宝,忽然下了决心说:“好,我去向他道歉。”她盯着丈夫:“但你记住,今天我向他道歉,是为了我的女儿。从此以后,他这个人的任何事,与我无关。”

挂钟响了,沉重而迟缓地敲了12下。依然站在客厅里,像背书一样,非常流利地道:“很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请你原谅。”

公公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出来道歉,一下没反应过来,端着茶杯愣在那里。

3

麻将风波过后,依然和公公没有再发生冲突,事实上也冲突不起来,依然多半时间是在自己的房间吃饭,只要公公的影子一出现,她就快速回到自己房间。她本来准备满月之后就回自己家住,被婆婆和李立极力劝阻,因为快过年了。婆婆劝她等双满月后再回去,她勉强答应。结果,在双满月的最后一天,又出了事。

春节期间,李立的一个在外地工作的堂哥回家探亲,李立就叫上家族里的几个堂兄堂弟在家里请这个堂哥吃饭,当然,公公也作陪。一桌的老少爷们喝着酒抽着烟聊着天,依然推说要照顾孩子,盛了碗饭到房间吃。堂哥喝高了,说没赶上闹新房,也没喝到新娘子敬的喜酒,得让依然补敬。李立也有了几分酒意,厚着脸皮去叫依然出来敬酒。依然看着他们烟熏火燎抽的一屋子都是烟,本来就不高兴,再加上有公公在,她更不乐意,说身体不舒服,睡下了。

李立没能叫出老婆来,堂哥觉得脸上挂不住,说:“嗬,你老婆还挺有个性!”公公接上话茬,大大咧咧地说:“再有个性,进了我家的门,都得从我家的规矩!”他一五一十地把那场麻将风波讲给几个子侄听了一遍。桌上几个后辈居然也听得连连点头,尤其那个堂哥,不断地附和着:“打倒的媳妇揉倒的面,现在的女人哪,一个个都是在家养出脾气了,不好好给一顿两顿狠的,迟早骑到你头上拉屎拉尿!”

房间里,依然听得一清二楚,气得浑身发抖。

堂哥借着公公的话,又大咧咧地推开依然的房门,要拉依然出去喝酒,说什么凭大哥的身份,得替李立做一回主,让她当面敬公公一杯酒,让公公把气消了。

依然忽然被这陌生的堂哥拽着手臂往外拖,甩了几次甩不脱,朝李立瞪眼睛,李立居然还朝她呵呵傻乐。依然急了,甩手就给了堂哥一嘴巴:“放开我!”

形势完全不同了。公公在那边咆哮起来。

依然返身进屋胡乱收拾包包,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话,她觉得自己会立即疯了!李立醉醺醺地冲进房间来,大声呵斥她,先是夺下她手里的包,把她朝外拖,要她去道歉。而依然一听道歉两字就眼睛充血,一把推开李立,包也不要了,抱起孩子就想走。就在这时,李立大吼一声:“我叫你走!叫你走!”从背后飞起一脚,踹中她的后背。她腾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身体朝前直扑过去,身体的第一意识是护着孩子,于是眼看着自己的头朝床头柜碰过去。她的胳膊紧紧地圈住宝宝,身体扑跪在床下,任由脑门不偏不斜地磕到柜角。

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李立也傻了。依然慢慢爬起来,鲜血沿着脸颊边沿,一直落到宝宝的包裹上,她一声没吭,放下孩子,还记得拿起外套,匆匆地走了出去。婆婆闻声从厨房出来,想拦住她,却被她一脸的血吓住了。

4

有些错误可以被原谅,有些伤痕可以被弥补,有些记忆可以随着时间而被淡忘,但有些永远不会。依然背心上那一记脚印让她的心永远带着伤痕。

他们离婚离得很平静。听说李立没做多少挽留,我很纳闷。有一次,在单位食堂正好和他单独坐一桌,我忍不住点拨了他一句:“依然这么好的女孩子,失去了多可惜?再说,孩子那么小,你就忍心让她过单亲家庭的生活?”

李立闷了一会,瓮声瓮气地说:“她非要离,我有什么办法?”

“你好好道歉,好好哄哄,她最后还是会看孩子的面,和你重新开始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我早叫她不要闹了不要闹了,她偏不。我就不信,真离了婚,她能有什么好?一个离婚拖着孩子的女人!”他端着餐盘走了。对面桌上一位大姐朝我撇嘴:“你劝什么劝呀,多管闲事。”

“我是看着可惜,好好的一对金童玉女……”

“你可惜,人家又不可惜,他爹早在外面放风了,说媳妇脾气臭,人品不好,又生的是丫头,离婚了正好,找一个新的,再生个孩子,名正言顺!不然,上哪抱孙子去?”

离婚之前,依然就调动了工作,去了省里。一晃三年多过去,依然一个人带着女儿,工作照样很出色,很快就被提拔成后备干部。就是性格变了,以前活泼,现在安静,少浯。她起初没有再嫁的打算,别人介绍对象,都被她拒绝了。后来单位新来了一个大学生,比她小几岁,真心诚意地喜欢她,而且博得了她女儿的喜欢。两人在今年新年结的婚。婚礼前,依然的意思是低调结婚算了,反正是二婚,新郎却坚持一定要大办一番,而且必须回她老家大办。

婚礼上,我见到了依然。依然俏丽,又像从前一样笑眯眯地看着人。她在门口迎接宾客,乌溜溜的眼睛转动着,给身边的新郎一一介绍着到来的亲朋好友,还不时和新郎说悄悄话,嘴角闪烁着黠笑。那漂亮的3岁女儿咯咯地在母亲身边笑着,拖着她的裙边,扮着小花童——洁白的婚纱把她衬得像个小天使,她的另一只手,牢牢地牵着新郎的手,甜甜地向来宾说:“欢迎参加我爸爸和妈妈的婚礼噢!”

(责任编辑:zxwq)